房地产、外汇、中印战争与中美前途大博弈2017-8-23
目前关于中国经济,有各种各样的观点,往往让读者莫衷一是。那么,这些判断中,什么是最根本的判断呢?
我个人认为,中华民族经济上的千年复兴,进入下一个百年盛世才是最根本的判断。所有其他的判断,应该围绕这个判断来进行。这个是内在的,本质的。
好,有了这个判断,那么下一个判断是什么呢?下一个应该是次一级的,外在的,就是中美的博弈。这是目前所有外部复杂局面的根基,即美国要扼制中国崛起,要斩断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,最不济,也要将这个崛起的时间和速度拖它一段时间(几年或几十年)。
因此我们看到,美国的选择,就是一方面从军事、政治上围堵中国,一方面准备从两方面拿中国经济开刀,前面是中美经贸百日谈判,现在祭出301条款开刀,这是经贸上的,再就是金融的,指向中国的外汇储备。
关于军事政治上,这个大家都熟悉。第一岛链,第二岛链,美国舰队南海巡航,激化中越矛盾,缅甸民主改革,中印边境对峙,阿富汗问题,等等等等,背后基本上都是美国力量在作怪。就像前些年我说的,中国哪里动乱,其背后都是美国力量在做支撑。现在中国周边国家同中国闹事,背后都是美国力量为根。
军事政治上对中国的围堵,中国你要么服软,就跟当年的日本一样,半自愿半上当被美国废掉;要么上当,就跟苏俄一样,被美国哄进陷阱里再也爬不起来。这个是中国所不能接受的。因为美国国家背后起最终支撑作用的是金融资本家,犹太资本,而中国不是。中国经济和政治,是分得比较开的。特别是民营资本,你再牛,你无法从根本上影响中国政治。
所以,马云再牛,他不可能当中国的总理或部长,也不可能从根本上影响中国的经济决策。他最多只能进政协。但美国不一样,这正如特朗普在竞选时所言,美国政客,都是资本家的狗。
无论是前面中美经贸百日谈判也好,还是现在祭出301条款也好,这个不过是美国想讹诈中国,想从中国争取到更多更大的经济利益罢了。这些举措,它指向的是美国经济,美国的GDP,中国让出更多的利益,美国从中国捞到更多的好处,他们的GDP更好看,中国越难追上美国。
但这个只是量变,而不是质变。
而有可能引发中国经济质变或部分质变的,打断中华民族复兴进程的,则是一条,经济危机。所以,我们看到美国为引发这个,用了三招儿,一是在中国周边引发军事动荡,因为大的动荡一开始,特别是如果对中国不利的大动荡或长期动荡被引发的话,那么流入中国的中长期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就会大规模流出中国。二是加息,不断地提高利率,这个迟早会引发中国跟不跟的问题;跟,背后是房地产,不跟,则有人民币和美元的利差问题,并进而容易引发汇率波动问题。三是缩表。当然,缩表从根本上是为美国自己考虑,为美国未来货币政策腾挪出更大的空间,但是它的副作用就是,世界上有些经济体,他们的经济就会陷入大动荡;而且它既是指向美国自身经济的,也是指向中国或其他国家的;因为美国金融资本的本质就是要剪羊毛的。
有人会说这个是阴谋论,呵呵,这个不是阴谋,是阳谋,是必然,是美元成为全球结算和储备货币的本质表现。
因此,未来两三年内,中国的选择必然就是斩断美元危机、房地产危机、债务危机在中国的传播路径,这个是必须的。任谁当中国的国家领导人,这个都是必然的选择。这是中华民族对未来的必然选择。不做这个选择,日本失去的20年,苏联被美国肢解的命运就在前面等着我们。
那条路是死路。此路不通。美国人想让中国走上那条路,但是中国没有选择那条路,或很明确不想走那条路。因为金融委都成立了。这个就是证明。金融委的根本任务,就是保证中国在未来三四年间,不暴发大规模的金融危机,经济危机,小范围的没事,大规模的,全国性的,那是一定不能暴发的。那是一条绝对不能踩的红线,谁踩谁死。谁踩了那条红线,谁的政治生命终结。
这个尽管是指向未来的,但在过去是有先例可寻的,比如张育军,比如姚刚,比如项俊波,他们都是涉线的人。他们有的并没有让中国陷入危机,有的让中国碰到危机的边儿了,结果他们都被拿掉了。这个就很能说明问题。
因此,我们看到金融委成立的时间,从时间,从中国最高层在金融问题上对中国未来的选择,就可以看清楚很多问题。在这个最高级别的金融委成立后,我们有一些有趣的判断,可以跟大家进一步交流。
第一,关于中印开战问题。这个不是不可以打,但打的前提有三:一是军事准备要充分;二是金融准备要准备好,也即是常说的篱笆要扎紧,不能让中国的外汇储备都跑出去了;三是跟美国要谈好,还有跟某些国家招呼要打好。这三个方面的准备都准备好了,那就随时可以开战。三方面哪一方面的准备不充分,战斗就不会打起来。至于未来是小打,中打还是大打,这个我们不猜。猜也没用。
第二,关于房地产问题。房地产问题的根本就在于地方政府财政。土地拍卖政策是从香港引入的,香港则是因为回归,英国给香港埋下的一个不利于地区发展的政策,是港英当时为了自己利益而留下的一个瘤子。但这个顽疾,这个政策中国已经实施14年,没有办法再往回走了。因此,现在我们看到廉租房,看到棚户区改造,看到保障房等等,这些是为了平衡土地拍卖制度的。土地垄断和土地拍卖制度,从根本上推高了房价,并引发社会的未来问题,关于这个大家可以看我11年的文章,也即<四方博弈下的房地产现有利益格局必将被打破>那个系列,中国政府现在每年锲而不舍地大力开发保障房系列,真正的原因就在于要改变未来那个不稳定时刻的到来,要逆转。当这个长远问题渐渐缓和后,更为紧要的问题就是房地产泡沫的问题。从总体政策选择上,未来三年,中国房地产泡沫政府不会主动刺破。因为这里有条红线,房价跌去30%,中国就暴发金融危机。这条线任谁在任上,一样都不会踩。所以,未来几年中我们也许会看到房价会调整,但应该很难跌去30%,或者在30%以下呆很长的时间。08年的四万亿,难保没有拯救房地产免于暴发金融危机的因素在内。
但是,房地产问题最怕的就是利率的变化。美国未来几年加息的目标应该指向2%-3%,这个会引发中美利差的收窄,并容易影响外汇储备。前面我有文章谈到保护中国的外汇长城,现在国家的选择正是这个,因此,未来如果因为美元加息,引发中国外汇流失严重的话,则不免会引发人民币加息。这个是影响未来房价的最为重要的不确定因素。但好在中国政府手中还有好多牌,因为土地是垄断的,面粉供应量政府是可以直接控制的,供应价格是可以间接控制的,市场供需也可以通过政策来进行调剂和引导。
第三,关于汇率和外汇储备。我今年元旦发在这个博客上的文章,《保卫中国外汇长城》等,思路主要把关注点从汇率转向外汇储备的量,转到人民币贬值预期的管理上来。其中的逻辑很简单,只要中国外汇储备数量不出问题,趋势不出问题,中国经济和汇率就不会出大问题。汇率的问题,除了美联储提升利率引发的中国外汇储备被动小规模外流外,缩表是未来最大的影响因素。世界前20大美元储备国家和地区,中国储备量占到1/3左右,3万余亿,其他19大国家和地区占到6万余亿。如果美联储要缩表3.5万亿,中国必然是美国要考虑的第一目标。这就像特朗普要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,中国是第一大顺差国,因此就成为美国的第一个靶子一样。所以中国因为庞大的外汇储备,一定会成为美联储缩表的靶子。按比例来算,未来几年中国流出外汇1万到1.2万亿美元,我估计这是美国的基本目标。问题是,在此情况下,人民币汇率会如何表现?中国外汇储备还会剩下多少?它们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会有多大?如果流走1万亿美元,中国收回6.8万亿人民币的基础货币,这个市场的货币流通量就减少大约30到35万亿的货币贷款,这个紧缩就是很厉害的,恐怕到时中国经济未必能够承受得了。那样即使中国不暴发金融危机,中国的经济也会很冷很冷。
在应对美元危机上,我给出的策略选择就是中国对非洲、南美、俄罗斯、东欧、中东、中亚、南亚和东南亚的进出口贸易,能够用人民币结算就全用人民币结算。现在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,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正在实施这个。中国对俄罗斯和伊朗的原油结算,用的正是人民币。当然,现在这个还只是量的变化,还没有质变。一旦出现部分的质变,中国对美元的依赖将大幅度降低。中国货币发行的锚,可以从美元换成其他资源了。
这个问题,从总体上涉及到三个方面:一是美元外流的量的控制,以不暴发金融危机为大前提。二是汇率的变化,以不引发人民币中长期贬值,短时间内大幅度贬值为前提。缓慢、中短期的温和贬值咱不怕,但长期和超长期的不行,大趋势性的不行,特别是短时间内大幅度的贬值更不行。三是美元利率的变化,不能引发中国利率的巨变并引发中国房地产价格的大幅动荡,特别是三四年内不能刺破房地产泡沫。
第四,地方政府债、企业债、金融债等等。中国债务问题,这个是前些年中国金融政策最开放的领域,这里容易引发不少问题,闹不好也容易引发金融危机。其中的关键是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不能买入过多的债务衍生品,越少投机越好。它应该成为这届金融委关注的另一个焦点问题。这方面我们不多说,
第五,股市。股市问题,我们一定要关注美股见大顶的问题。未来一到两年内,美股是很容易见大顶的。这个时间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准确说出来,但是可以给出一个最长的期限,应该不会超过23个月。但到底什么时候见大顶,我们一定能够跟踪出来。有一点很清晰,本次美股见大顶,一定会引发全球金融市场极大的动荡,总有些国家会暴发危机;这是未来一两年内,我们一定要反复提醒自己的。
因此,未来几年考验的是中国领导人的智慧,即对大局的掌控能力。未来几年不出大事,中国的复兴就不可阻挡。